EIN

  • 2015 A/W

  • 2015 Summer

  • 2015 Spring

  • 2014 Winter

  • 2014 S/A

  • 2014 SPRING

  • 2013 AW

  • 2013 SUMMER

  • 2013 SPRING

EIN / Magazine 杂志 / 2015 A/W /

The Image-maker

一种名叫特立独行的潮流


对你而言,什么才是一张好的时装照片?


Venetia Scott的回答是:“能让你停下来的,就是你翻看杂志时,看到它就会停顿下来。对我而言,它是有感情的,不过,很多人是被照片里的衣服、面料吸引的,那也是我最初被时装照片吸引的原因。”那么是不是服装就可以退居二线,或者被弱化到看不到呢,Venetia认为:“在时装摄影里,服装是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元素。” 她对时装摄影的这些理念与老牌时装编辑
Grace Coddington有些不谋而合,有趣的是,在Venetia的少年时代,她曾是Grace的助理。


Venetia被她的时装摄影师同行Nick Knight称为image-maker,她最初是造型师,一直到2005年才拿起相机成为摄影师,经她手出来的时装照片,画面风格宁静又蕴含能量,服装造型不是常见的华丽耀目,模特也经常不是标准身材,但是有种迷人的真实感。


在网络媒体充斥生活的今日,Venetia Scott就像一个异类,连73岁的GraceCoddington都在去年5月开设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,而Venetia还在坚持远离instagram或者其他的社交网络,和喧闹的世界保持着距离。但是她的存在又令圈内人无法忽视,从某种角度而言,她是时尚圈内那种标志性的经历丰富、特立独行的人物 —— 她身上被贴上了“反时尚anti-fashion”的标签,她十几岁时就曾在英国版Vogue的编辑部做实习生,随后,她曾是摄影师Juergen Teller多年的工作搭档与前女友,她和服装设计师Marc Jacobs的合作已经从1997年延续至今。


Venetia说自己对服装概念最早来自父母,他们是非常重视着装的人,即便在家吃晚餐也要换装。小时候,她被送到一个位于郊区的寄宿学校,那时的梦想是以后要买一个小岛,和朋友们一直在岛上生活。13岁时,她遇到妈妈的一个朋友,对方在英国版Vogue工作,这使得她对未来的构想发生了变化,长大后,她开始进入英国版Vogue做实习生,开始在广告部,后来调到充满活力与创意的编辑部,那时从主编Beatrix Miller到时装编辑Grace Coddington都是一群与众不同的女性,她们个性鲜明,勇于打破陈规。Venetia说她在英国版Vogue的生活非常愉快,就像生活在童年梦想的岛屿上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紧密。她说Grace是一个非常重视细节的人,而Beatrix则要求人们思路必须清晰,分得清轻重缓急。这些女性对Venetia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等她到了上大学的年纪,她选择了继续在Vogue工作。


“她当年选择了Vogue,放弃去大学读书”,这是人们对Venetia最常见的错误解读,Venetia自己的解释是,她没有为了Vogue放弃什么,“我当时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,我选择了工作。”与Grace工作一段时间后,Grace辞职离开英国去了美国,而Venetia也随之离开了英国版Vogue。


离开高大上的老牌时尚杂志后,Venetia参与造型的时装摄影作品开始出现在The Face、i-D、AnOther、Self Service这类独立小众杂志上。这个转变令人们给Venetia贴上了“反时尚anti-fashion”的标签,Venetia说:“我并不想反对什么,我在 Vogue 的环境长大,时间到了,我只是想尝试点新的。成为自由职业者后,的确改变了我的生活,不确定性让人害怕,也令人勇往直前。”


Venetia之所以被贴上“反时尚”标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,她用从周末跳蚤市场淘来的旧衣服搭配设计师们的当季新装,她说这样做是为了“给照片加入现实感”。换言之,我们也可以这样解读她创作的影像世界:为什么我们要追逐服饰潮流的变化?因为我们希望通过穿类似的服饰,和周围的人之间建立起一种认同感。服装的意义是什么呢?它的意义是人造的。衣服作为商品,它的存在是中性的,它所展现出来的社会性是在被人们消费过程中,不断地被定义、被改编的。服装身上同时展现出人们对平等化与个性化的追求,展现出来的是模仿跟随与特立独行的魅力,它是个人与群体的关系的展现。从某种角度而言,Venetia Scott的不受拘束的自由表达还原了服装的中性特质,抹去了所谓的潮流性,而这种方式恰恰成为人们追逐的另一种潮流——特立独行。


Q&A


什么时候开始,你意识到自己对图像或者说视觉影像着迷?

从7岁开始,我在一所位于乡下的寄宿学校读书,那里的生活平淡,也谈不上视觉艺术。对我的影响更多是来自想象的图像、环境里的风景。


你入行时曾是英国版Vogue杂志主编Beatrix Miller的助理,对她有何印象?

Beatrix Miller非常犀利和机智,她也很严厉。应该说,她教会我要思路清晰,分得清轻重缓急。


提及你和Juergen Teller的那段经历,那段相处给你带来什么?在和Teller分开之后,是否发现自己的变化?

Juergen和我有14年非常好的合作。我知道他会怎么去表达,怎么推进。当我们不再继续共事之后,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像他那么能与我有默契,能有效工作的人,所以,我尝试自己拍摄照片。和他分开后,我变得更加独立。


你觉得,自己与Teller之间是相似性更多还是相悖性更多一些?

其实我们非常的不一样。我需要事先制定计划,他则是勇于投入变化中。他的照片有更多能量感和活力感,而我的则更宁静。


做造型师和摄影师的区别有什么?

时装摄影中,服装不可或缺,并且至关重要。作为造型师,我需要想创意、选模特、找场景,现在也一样,只是现在相机在我手上了。


在1990年代,你曾在造型中加入从跳蚤市场淘来的便宜货,当初是刻意这样反道而行吗?

我会把从跳蚤市场淘来的旧衣服和设计师新设计混搭在一起,这样做是为了打破陈规,给照片一些真实性,因为